择责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下文学小说网www.taramajima.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连着唤了两三声,皆未收到回应。我稍稍松了口气,视线却不曾从玉佩上移开。得尽早将这块烫手山芋扔了才是。

让下人拿去典当了换些银两,这样最妥帖不过。我攥着玉佩,迈出了房门。

紧闭的门甫一推开,下人纷纷停下手头的活儿,三步并做两步来到我身边,一个个神情紧绷,活怕我磕着碰着。

也不怪他们这般谨小慎微。前些日子我爹娘终于打探到了退隐多年的神医的下落。三顾茅庐重金许诺地把人给请出了山。哪成想,就是神医来了也束手无策,为我号脉时连连摇头,当场就退了诊金。

所有人都知道,沈家二公子活不长了……

握着玉佩的手紧了又松,一向配合着爹娘用名贵药材吊着半条命的我心中生出了一个离经叛道的念头。

我抬手屏退了下人,青色的玉佩被我稳稳当当地挂在腰间,随着我前行的动作幅度轻晃。

现下阳光正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我沿着石子铺就的小路,往亭子所在的方位走。

亭子正中的石桌上摆着一副榧木制的棋盘,棋盘上双色棋子仿若星辰般交错散步。是我上回留下的残局。

只消一眼,便能看出白子稳稳占据上风。

修长的手指拈起棋子,静止的棋局恢复流动。因着我此回对黑子的偏爱,一片颓势的黑子开始挥戈反击,白子不敌,节节败退。

就在这场棋局即将在白子的溃败中迎来终结之时,忽地起了一阵妖风,整个棋盘重重砸落,棋子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

我的双眼警惕性地眯起。不像是风,倒像是……

我嘴唇翕动,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慌慌张张跑来的丫鬟打断了。

她满头是汗,嘴里支支吾吾地说着:“潇潇、潇潇她……”

我递给她一张手帕,问她:“潇潇怎么了?”声音不疾不徐,带着安抚的意味。

“潇潇她一头撞死在了树上,”她没去擦拭快要流进眼里的汗珠,不停地用手绞着帕子,“上一瞬我见她还好好儿地,不知怎的就、就……”

我沉默片刻,叹了口气,吩咐道:“寻个向阳的地儿,埋了吧。”

丫鬟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我的脸色,见我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忙送不迭地点头离开。

明明是艳阳高照的晴天,我却无端感受到一股寒意。

我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一道高大的身影毫无预兆地出现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拯救人理从补魔开始[总攻]

拯救人理从补魔开始[总攻]

听说花市改名是自由的
高辣 连载 0万字
故池将溺

故池将溺

画师Meow
“将溺故池?” “已溺顾池。” 阴郁温软病娇攻x明朗温柔傲娇受
高辣 连载 43万字
干翻青梅老婆

干翻青梅老婆

yy
高辣 连载 2万字
蝙蝠【风弄】

蝙蝠【风弄】

风弄
有些事情永远也没有办法选择,例如出生,没有人可以决定自己的出生环境;而有些事情则是可以通过后天选择的,例如自己的人生,是可以按自己意愿去选择的。在残酷的年代中,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便是生存法则。成王败寇,只有以胜利者的姿态活下去,才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才能不受别人欺负,才能守护自己所珍视的东西。?而亲情、爱情的穿插则更让文中人物挣扎在苦痛、希望等心态的边缘。游走在伤心、欣喜的两端。
高辣 连载 20万字
炽热狂夏(强取豪夺H)

炽热狂夏(强取豪夺H)

挠挠头皮
烈烈炎日中,夏抑快要被炽热焚烧挠挠头皮最新鼎力大作,2019年度必看都市。
高辣 连载 18万字